竹/逐趣新梅山:usr大學社會責任實踐的深度反思  江寶釵在「丁酉孟冬 清談沙龍」的發言暨補充後全文  在清談中,我最後一個發言。儘管主持人毛文芳主任要大家什麼也不必準備,只要隨意地,就散步到台上,閒閒說幾句話就好,先發言的幾位都提到我昨天晚上寄給大家說,我宿無捷才,所以先準備了一個電子檔?

沿續錫三教授剛剛說到現代人為效率所驅使,自我異化得很厲害的話題,我正是一個異化非常嚴重的人。效率的追求是現代化的根源,也是異化最根本的原因,而我從小環境不佳,我的時間要用來打工、打掃和讀書,永遠要去思考怎樣加值。上課的時候,我最討厭老師在講台上不認真講課,我記得的是有一位地理老師非本科系,又有鄉音,沒人聽懂他上的課。有一次,他悄悄走到我面前,我都沒有發覺,他說:你在幹什麼?他拿起我的筆記簿,我在畫地圖,一頁又一頁,我自己在努力背中國地理,事實上,後來證明完全不是現實的中國地理。我現在做的事,也很異化。我與理學院感測中心合作,與工學院機械系合作,講的都是效率;與管理學院合作,談的更是產值。像我這樣的人,不可能相信到這裡來可以什麼都不準備地散步,漫談,而坐在上面講的我與坐在下面聽的同學會感到有收穫,或者感到沒有收穫也沒關係。

像我這樣的人,如此異化,當我要準備一個我並不十分瞭解的議題時,我從那裡出發?我常常跟同學說「字源學」。我年輕的時候,熱愛文字學,自己讀完《說文解字》,正文十四卷的《甲骨文集釋》,幾乎如天書,但前兩年,再讀《說文解字》,好像天門開了,每個字都對我自己說起話來。這一次,也有一樣的經驗。散這個字,許慎訓為「襍肉也」,也就是雜肉,是?,會意字。而沒有肉部的?,他訓為分離。也就是說,他以為這是兩個字,?行而?就不再被使用了。其實不然。?是雜肉,因而需把它切除、分開。大致上,好的肉,在牛或在豬,都是一整塊的;不知名部位的肉,形狀不大規則的里脊邊,帶有筋、肉、油花的肉塊,那些基本上都可以稱為雜肉,要用來祭祀或供高階層者食用,就要把雜肉切除,所以,兩個字是同一個字。因為是要切除的雜肉,由此引申的字義,如「隊伍散了」、「頭髮散了」,指雜亂、沒有規則;而《荀子.修身》:「庸眾駑散,則劫之以師友。」而唐人楊倞的注解便這樣作解說:「散,不拘檢者也。」所有人都正襟危坐,其中有一人盤腿而坐,那就是不受拘檢,可稱之為散人,如我身邊的錫三老師。從這裡大致也可以明白,散聲指的是彈奏時手指不按絲弦所發出的聲音,散文的意義是一種不受韻律拘束的文類,「散工」是零碎打工;不緊湊、不團結就是「散沙」;不怎受重視、沒什麼事做的官是「散官」。總之,散,它所指涉的是一個負面意義,多半與「衰減」「荒於嬉」的狀態有關,而與古老的教訓「業精於勤」是相對反的。以上,我說的這些話,只是要說明閒散與紀律、散步與疾行的二元概念,並不是現代才有的概念。崇仰辛勤工作為一種美德,自古有之,而散,要上升作一種價值,必須在否定思維negative thinking出現之後,譬如儒家主張端正身體,而道家青睞醜陋身體,自自由由相對於汲汲營營。在negative thinking 尚未出現時,有關散的指涉就是不好的。道家學說的出現,絕對代表上古中國思想的一大躍進。於是,在以散為負面價值之際,我們也有了對散的肯定。散步是一種思考、探索,閒情與創發,早年的詩詞裡有無數的詠讚,如「懷君屬秋夜,散步詠涼天」(唐‧韋應物〈秋夜寄丘員外〉),蘇軾〈定風波〉:「莫聽穿林打葉聲,何妨吟嘯且徐行。」近人的著作,以散步為名的,比比皆是,如白宗華《美學散步》、龔鵬程《文學散步》。 是的,一點也沒有錯,生活節奏的疾緩,於前現代就已經歷過一段被整飭的過程。然而,勤勞、努力有益於人生,懶惰、閒散造成沉淪的這種分界,在工業導向的社會裡,被更小心翼翼的論述後,特別是韋伯(Max Weber,1864年4月21日-1920年6月14日)談到的,工廠上班的制度事實上係對清教徒的模擬而來,再加上資本家為創造剩餘價值肆意剝削,追求高效的密集工作就成為一項等同於讚美主的行徑,要求大家如勤勞小蜜蜂,到處嗡嗡嗡。當工人爭取標準工時後,資本社會安排了另一種以科學管理為名的制度,加班,並將之包裝為勤勞、刻苦、犧牲的表現。社會普遍流行著「恐閒症」(Idle-phobia)。《懶惰的歷史》的作者勞克(André Rauch)進一步指出,為了資本流通,鼓勵消費,現代度假、休閒活動都與工作相差無幾。結果是,連休假中的無所事事,都形同罪過一椿。 有趣的是,斯馬特(Andrew Smart)寫的一本書:《閒散的藝術與科學》(Autopilot: The Art and Science of Doing Nothing),從腦神經科學角度出發,發現人類要懶散才是最有創意的時刻,才能產出像笛卡兒的座標、里爾克(Rainer Maria Rilk)的詩句、牛頓的萬有引力說。散步對於身體的好處,錫三教授已說得非常清楚,而當代醫學對這部分有更多的補充。

面對這樣的矛盾,應該怎麼做好呢?我們要以洪應明《菜根譚》為師:「天地寂然不動,而氣機無息稍停;日月盡夜奔馳,貞明萬古不易。」君子閒時要有吃緊的心思,忙處要有悠閒的趣味,很可能是避免自我異化或一事無成(如謝世民教授所說的,六百年的林間散步並未帶領希臘散步學派獲得哲學突破)的惟一出路。所以,我們近來在做的大學社會責任實踐,以梅山為場域,提倡竹林散步形態在地休閒,避免長途奔波的旅遊。竹林「散步」,可以發幽思,可以引玄想,更是心智與體力的優雅結合,與「慢跑」大相逕庭。我們也推動一種像剛剛曉真所長提到的,不只是直線向前走,也要左盼右顧,更要擅長回首;不一定要有企圖,而是要像韓國電影Poetry所演示的,漫無目的。我們也期待如陳國榮院長提到的,在班雅明的城市遊逛與梭羅的湖邊散步之間,調整出一個適於當代台灣人的生活步調,既能散步,更可行遠,為全國的生活習性、為人文研究的情調,打造出一種新的範型。

關於計畫

國立中正大學以竹產業鏈做為就業與經濟發展的在地實踐項目,並以擔負為大學培育產業鏈結跨領域人才之社會責任,積極輔導竹業進行升級轉型,並輔導以竹作原料之生產製造與銷售等相關六級產業進行產業聯盟,提升在地就業機會。

知識百科

竹技術資料庫 
竹應用資料庫

推動方式

實踐場域蹲點
青年專家養成
創新技術研發
學生專題實作